徐先望着这枚完全由“血腥”规则制成的小球唉声叹气,宋邦却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虽然得到“血腥”规则加持,但自身的理解却远达不到这个程度,顶多和原本的“燃烧”法则差不多。

  徐先制造出的这份规则压缩体,对于徐先自身来说意义不大,可是放在宋邦眼中,却是最合适不过的良药。

  这边徐先注意到宋邦的目光,不由眼睛一亮。

  他当然不是好心到替宋邦提升实力,而是意识到如何获取质、量都足够的规则压缩体。

  既然已经用血兽论证了法则抽离的可行性,那么一个宋邦被加持的法则总量不足,再多来几个不就行了?

  当然,另外几个都还没有到规则实质化的程度,是时候让他们抓紧时间了……

  “想要吗?”徐先抛了抛手上的血球,笑着对宋邦说道。

  宋邦连道友都顾不上喊了,只能茫然地点点头。

  徐先却是笑呵呵地一收手,将血球收了起来,面前已经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

  “这第一枚可不能给你,好好干吧,接下来会有你一份的。”徐先一边踏进空间通道,一边用黑心资本家鼓励员工的口吻说道。

  ……

  宋邦还不知道自己在徐先眼中,已经成了作为“血腥”规则载体的工具人,或者说就算知道也没办法。

  小宋同志对于徐先的承诺,多少还有一点念想,觉得他可能是认真的。

  毕竟宋邦亲眼看见徐先制造血球,本质上只是利用血界当中的血兽而已,几乎没有任何成本可言,也几乎没什么难度,只要徐先愿意。

  不过就算对方食言那也没辙,以宋邦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却说在离开血界后,徐先就没有急着再度进入,而是隔空给五名进入的金丹修士下达指令。

  已经完成实质化的宋邦原地待命,甚至要尽量收敛脑后的光球,减少与其他血兽的接触。

  徐先对他所蓄积的“血腥”规则已经满意,再深入意义也不大,反而可能由于层次过高,导致未知的后果。

  而另外几名还没做到实质化的修士,则被徐先要求全力“刷怪”,尽快冲到满级。

  其实这个“刷怪”大计的效率是逐步加快的,毕竟在血界待的时间越长,那么修士对于“血腥”规则的理解也就越高,截留效率自然也会提高。

  哪怕徐先现在再如何催促,刷怪效率还是以基本稳定的形式增长,想要尽快完成实质化,就只能靠勤能补拙这四个字了。

  也幸亏这种规则截留,属于血界本身的机制,才能使得“血腥”规则的品质也在提升。

  否则如果是向徐先这样的简单压缩,别说是达到实质化了,连稳定结合都做不到,顶多是个人造的劣质品。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能达到实质化的人手逐步增加,到了临近期限的日子时,已经只剩最后一名修士还未做到。

  在这期间,红巫那边也不断有动静传来,徐先安插的这个间谍,完美起到了监视作用。

  跟徐先料想的差不多,红巫在消化掉之前的“血腥”规则之后,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进入血界的机会。

  也幸好有红巫存在,让徐先大概确定了他们这群门徒的活动范围,将宋邦等人放在血界的另一边。

  否则两拨人要是撞上,还真就说不清楚了。

  红巫每一次只待不久,便会被柳忆岚召回,将获取的“血腥”规则交出来。

  这让徐先判断,柳忆岚所需要的应当只是量的积累,毕竟她在外界都可以做到法则实质化,那无疑是极度接近元神级的表现。

  严格来说,那样的人距离元神已经只差临门一脚,随时可能踏足其中。

  血界或者就是她的突破关键,但这事跟徐先没什么关系,招惹对方对徐先没什么好处,况且他也没这个能力。

  他现在只想趁着这个机会,试试亲手操纵实质化的“血腥”规则。

  如今的徐先已经将前路探明,只是对“控制”的理解还有所不足,有什么是比“控制”其他顶级规则更好的感悟方式呢?

  而且趁着这段时间,徐先已经将“万法引”刷到宗师级,这门道术彻底圆满,尽管徐先的理解还未跟上,但已经升无可升了。

  徐先怀疑哪怕自己将之完全悟透,“控制”大道的刻度也顶多九十单位左右,这门道术的极限就在这里了。

  所以徐先已经准备好了经验,等到真正开始聚拢“血腥”规则的时候,就要尝试再升一级“儡心术”,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元神道术。

  至于之前答应秦皇真君和周凝的……咳咳,什么承诺不承诺,哪有证道元神来得重要?

  如今距离最后期限只剩一两天,徐先严重怀疑到时候,血界内部会有些别的变化,他不敢再多做等待,便直接降临到血界当中。

  至今还未完成实质化的金丹修士名叫陈潇卢,也是一名比较年轻的修士,情况跟宋邦有点相似。

  当然,这个年轻是在群仙会的长老中算,实际年龄砍个大几轮,也够给徐先做太爷爷的了。

  陈潇卢是最后一个被徐先招揽来的,进入血界的时间最晚,也理所当然进度最慢。

  实际上到了这个程度的“血腥”规则,是四份还是五份差别已经不大,徐先只是想做到尽善尽美。

  况且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总要先试试再说。

  徐先来到陈潇卢面前,后者已经经历了小半个月的紧赶慢赶,此时状态不是特别好。

  但面对徐先这位“监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徐道友,我……”

  “无妨,剩下的我帮帮你。”徐先摆了摆手,口中如是说着。

  下一刻,陈潇卢就知道徐先所谓的“帮”是怎么回事了。。

  他只感觉到神念微震,原本加持在自己身上的“血腥”规则就开始不受控制,居然直接在徐先的控制下自发逸散。

  而逸散出去的“血腥”规则,由于品质已经颇高,就如同无数掉入水中的鱼饵,开始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章节目录

我有BOSS模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乙三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乙三一并收藏我有BOSS模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