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

  四暗刻为眼前近乎残酷的奇景而感到窒息。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让人联想到冰库或冰雪乐园的奇异绝境——

  在完全被冰覆盖的密闭地下室中,有九座人形的冰雕坐在圆桌旁。

  有人愤怒的站起身子、有人平静的放松身体摊开双手、有人与身边的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有人后仰着身体似乎想要离其他人远一些……

  如同艺术品一样,动作神态各不相同的四男五女九位精灵组成的冰雕,就像是拥有生命一样。

  但它与雕塑又有明显的不同。

  雕塑的动作总是夸张的。为了凸显力量感或是柔弱感、亦或是为了维持物理上或是艺术上的平衡感……或许一个两个的人类雕塑的动作神态会与真人极为相似,但若是复数的雕塑,就会立刻察觉到与真人不同的、稍微有些不协调的地方。

  就类似抓拍和摆拍的感觉一样。

  可呈现在四暗刻他们面前的,却是“抓拍”出的一幕。

  他甚至能看到有一个人的眼皮只睁开一小条缝,甚至看起来有些蠢笨、不知道是在睁眼还是闭眼;也能看到那个表情愤怒的男人五官扭曲而歪斜。

  就仿佛时间突然静滞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他喃喃道。

  “他们都是霜语者。”

  西酞普兰作为唯一的人鬼翻译——或者说通灵者,将波菲丝小姐的话同声翻译给其他玩家们听:“但不要紧张。他们维持这样的动作,并非是触发了什么陷阱……他们都是自愿来到地下密室、献出生命的。

  “或者说,他们原本就打算躲入公共噩梦之中。这只是他们在逃走之前,把自己的身体最后利用一下而已。”

  “……也就是说,这是仪式吗?”

  四暗刻很快反应了过来。

  西酞普兰立刻给出答复:“是的,正是如此。”

  他们所处的这个位置,即使在这个“下水道”中也是最靠下的位置。

  他们顺着下水道往城市内部走、一会左拐一会右拐,一直在里面走了二十多分钟,才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上去像是巨大的井一样的建筑前。

  这个“井”的井口,比地面要高出三米以上的距离。但它并不难以攀爬……因为有着一阶一阶的楼梯通往井口。而且楼梯很是宽敞,并不是那种很窄很短、仿佛侧身才能踩住的程度。

  这说明设计师最开始就考虑到了,会有人从下水道里跑到这里的可能性。

  而他们登上井口之后,发现里面有着像是订书机一样的U型钢管、在井口两侧,形成了像是梯子一样的结构。

  他们顺着往下爬——一直爬了接近五分钟,才终于来到了这里。途中越是往下就越是寒冷,路途过半之后、那钢管就已经被封上了一层坚冰。到了四分之三以后,周围已经完全变成了冰雪的世界。

  是的,这里甚至连水平方向的门窗都没有。

  而顺着两侧的梯子走下去,就可以看到井口对准的正中央,就是那块木质的桌面。

  他们踏上桌面,然后才从桌面上跳下来。

  地面上、墙壁上全都是坚固无比的厚冰。即使过去了几百上千年,这里的冰也依然没有融化。

  强烈的寒气、甚至能用肉眼空中飞舞的细小冰屑。德芙已经被冻成一团、缩在了巧克力的衣服里……而四暗刻也忍不住瑟瑟发抖的原地踩踏着地面取暖,才能勉强维持说话的声音不颤抖。

  倒是西酞普兰……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寒意,但是身体却一点发抖的痕迹都没有。

  “他们在死前捐献出了自己的身体,用以举行一项仪式。这个仪式的名字叫做‘不焚者的九重面相’。九位相同职业的超凡者、服下包有蜜丸的猛毒,演出名为‘九人祭’的神秘戏剧,并在戏剧中死去来强制中断仪式。

  “并非是他们需要靠这个仪式达成什么目的。而是为了得到这个仪式的副产品——在自我献祭类型的仪式中,死去的超凡者,他们的尸体并不会化为噩梦……而是会成为‘未转化完全的咒性材料’。所有的诅咒与自己的灵魂,都被封在其中。

  “而在仪式吸取了他们的灵魂之后,所剩下的就是诅咒满溢的躯壳了。既然这个仪式是以九位霜语者为材料的,那么这周围满溢且不断聚集的诅咒,就会通过九位霜语者的尸体、转化为纯粹的寒意。”

  西酞普兰翻译道。

  闻言,四暗刻有些困惑:“他们大费周章的……这是要做什么呢?

  “就为了制造一个冰箱吗?”

  “……好像是的。”

  西酞普兰顿了顿,低声答道。

  这两句并非是翻译,而是她自己的想法:“精灵们的科技貌似都集中在咒能上……至少第三纪的精灵是这样的。

  “他们无法脱离咒能去制作冰箱。而且其实就算是咱们,也不能让冰箱什么能源就不用就一直制冷啊……”

  “……开尔文欣慰的合上了棺材板躺了回去。”

  德芙在论坛上吐槽道:“这个世界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总是意料之外的科学。”

  “先采集吧。”

  西酞普兰吩咐着:“这冰层里面浅蓝色液体就是‘霜语者的永冻之血’了。不知道安南要多少……先来半斤吧。”

  “半斤也过分了点吧!”

  四暗刻吐槽道。

  “我能怎么办?”

  西酞普兰无奈的说道:“咱们又没带容器啊?谁知道‘永冻之血’居然是液体的……

  “不如切下一条胳膊,等冰封住之后再带走吧。我看到安南已经赶过来了,赶紧出去交给他,也不用担心送回去等化了。”

  “如果是为了冰封的话,那你不如切个头下来。至少这样断层要小一些……”

  德芙在论坛上吐槽道。

  “不对啊?”

  四暗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果说,精灵们是为了制造一个永恒制冷结界……那他们到底是打算保存什么呢?

  “咱们刚刚下来的时候,这桌子上可什么都没有。”

  “这个波菲丝倒是说过了。”

  西酞普兰摇了摇头,解释道:“并非是什么都没有,而是被人取走了。

  “从莫种意义上来首,这的确是一口井——它足够宽敞,就算避开两侧的U型把手,剩下的部分也足以把什么东西吊着提出来了。而且波菲丝也说过了……曾经存放圣骸骨的地方、和采集‘霜语者的永冻之血’的地方是顺路的。

  “我推测,这里应该就是精灵们最初打算存放圣骸骨的地方。这说明精灵们当时应该是放弃了与圣骸骨签订圣契的想法,或者也有可能是无法签约。

  “从时间线上来说,这里应该是在精灵们在举行大仪式前一段时间就建好的……甚至可以说,它可能是利用咒能、开了创造模式强行挖出来的。

  “在那个时候,精灵们还认为圣骸骨会一直放在这里。他们制造这个仪式,应该是为了尽量压制圣骸骨的活性,防止诅咒外泄。

  “既然药酒可以麻醉圣骸骨、没道理低温不能降低它的活性。而且药剂在常温下总是会变质的。但如果储存低温环境下,储存的时间多少也会增加一些。”

  西酞普兰对这方面很是了解。

  而如今,这里并没有存放圣骸骨的瓶子。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仪式完成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波菲丝的母亲就将储存在这里的圣骸骨取走了。

  而安南这边的发现,可以进一步的肯定这个推测——

  他那边捡到的瓶子,就是正义之心被取走后、剩下的瓶子。

  而且从“已经失去药效”来看……恐怕那个瓶子会出现在那个位置,恐怕是因为圣骸骨在离开冷库后、就已经控制不住了。

  但这些都是细节。

  安南与孩子并没有下去,而是在唯一的入口和出口处等他们回来。

  无论是手也好,头也罢。等它送到安南手上,安南的确有办法让它表层的冰不融化。

  如果连这种事都做不到,那最好还是不要进阶比较好。

  剩余没用完的部分,说不定可以做一些装备、然后再卖回给玩家……正好练练手。

  终于要进阶了啊……

  安南提着用自己的外套裹好的“圣骸骨萃取液”,稍微有些紧张的深吸一口气。

  终于……要和那位画师做个了结了吗?

  更新完毕!

  今天只能一更惹,明天要去社保局换一下社保卡……下午回来争取三更!

章节目录

玩家超正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不祈十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祈十弦并收藏玩家超正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