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凯瑟琳身上穿的的铠甲并不像过去上战场时穿的那种全副武装的重甲,而是样式比较简易的轻甲,类似于无袖汗衫,由鳞甲与大片骨板结合而成,这样既能保证动作的灵活性不受影响,又能重点防护胸腹等要害部位。

  当凯瑟琳转过身时,罗恩惊讶地看到她竟然毫发无伤,倒不是轻甲起了功劳,而是她背着的那把剑挡住了假修女的偷袭。

  这把剑的剑刃宽度有成年男子的手掌那么宽,剑柄很长,显然是为了双手握持而设计,这也很好理解,这么大的剑,让一个女性单手挥持的难度太高了。

  另外,剑的左右剑格也很长,所谓剑格就是剑柄与剑刃之间的护手。

  长长的剑柄与长长的左右剑格,令这把双手剑的样子有别于普通的双手剑,更像是一支十字架。

  这么大的双手剑显然不可能挎在腰间,凯瑟琳平时是把它背在背后,借用宽松的修女服遮挡住,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这剑的宽度还能一定程度上防止敌人在背后的偷袭。

  “凯瑟琳!”

  “凯瑟琳!你没事吧?”

  另外两名修女听到打斗的动静,纷纷赶来助阵。

  “我没事,不要让她跑了。”凯瑟琳专注地盯着敌人。

  “呼呼”

  假修女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还没站直身体,就剧烈地咳出好几口黑红色的血。

  凯瑟琳和另外两名修女将她三角形包围。

  罗恩仔细打量着假修女,难道她就是这些日子以来造成村民连续失踪和死亡、以及在树林里袭击狩猎队的真凶么?

  她的相貌比较普通,皮肤异常苍白,是那种没有血色的惨白,脸和胳膊都显得相当瘦削,眼睛却有些凸起,有些像是甲亢患者的状态。

  她的呼吸异常急促,正常人如果以这种速度呼吸,可能已经形成呼吸性碱中毒了。

  “你就是造成村民连续失踪的恶魔么?你把失踪的村民怎么样了?如实说出来,说不定我能饶你一命!”凯瑟琳用剑指着她,“若是不说,今天我就会让你下地狱!”

  “呼呼”

  假修女依然在急促地呼吸,涎水从嘴角淌落,似乎比正常的口水更加粘稠。

  “不说话是么?”

  凯瑟琳杀心已起,以很高的速度挥剑向她劈去。

  “赛琳娜!是你吗?赛琳娜!”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惊叫,紧接着一道人影急速跑来,向假修女扑过去,正好挡在凯瑟琳的攻击路线上。

  凯瑟琳不得不急刹住身形,以免误伤普通人。

  来者是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老年妇女,长期生活在乡下令其比城市里的同龄妇女显得老,她的衣着也很老土,还包着一个更老土的花头巾,体型较胖。

  她哭喊着向假修女冲过去,不停地叫着“赛琳娜”这个名字。

  “站住!你疯了吗?”离她最近的凯瑟琳一把拉住她,“那就是杀死你们村民的恶魔啊!”

  “不!不!那是我的女儿赛琳娜!不是恶魔!”她使劲挣扎,想从凯瑟琳手里挣脱。

  凯瑟琳一愣,而那个假修女则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向凯瑟琳扑过来。

  “你找死……”

  凯瑟琳正要挥剑斩向她,中年妇女却纵身挡住凯瑟琳,任雪亮的剑刃向自己落下。

  凯瑟琳不得不收剑,眼看中年妇女即将被假修女从背后袭击,另外两个修女及时拦截,而凯瑟琳趁着这机会又是一脚踹在假修女的身上。

  假修女又撞断一棵树,这次她再也爬也不起来了。

  明明是她们救了中年妇女,她却毫不领情,对她们又打又抓又挠,尖叫道:“滚开!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这是个疯婆子吗?”凯瑟琳骂道,“真不识好歹!”

  这时,其他村民也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戴茜!戴茜!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

  “戴茜,你这几天去哪了?”

  他们七手八脚地把中年妇女拉住。

  “那是赛琳娜!她们把赛琳娜杀了!”戴茜泪流满面地哭号道。

  村民们听得愣住了,疑惑地望向假修女,但此时假修女扑倒在地,看不到她的长相。

  “怎么回事?赛琳娜又是谁?”凯瑟琳问道,“这个女人怎么没进地下庇护所?”

  罗恩替他们解释道:“赛琳娜是前几天村子里失踪的一个女孩,但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而戴茜……自从赛琳娜失踪后,她拒绝跟我们一起进入地下庇护所,一直留在外面寻找女儿,我们以为她凶多吉少了,没想到……”

  凯瑟琳若有所思地点头,对两个修女使了个眼色,她们拖着半死不活的假修女来到大家面前。

  好几道手电光照在假修女的脸上。

  “赛琳娜!真的是赛琳娜!”村民们惊呼道,“她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

  三位修女疑惑地对视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凯瑟琳这两脚踢断了赛琳娜好几根肋骨,断裂的肋骨可能已经刺穿她的肺部,如果不及时得到救治的话,她必死无疑。

  “赛琳娜!我的孩子啊!我可怜的孩子!”戴茜嚎啕大哭,她想抱起女儿,但被罗恩拦住了。

  “戴茜,你冷静一下!她不一定是你的女儿,我刚才亲眼……”

  罗恩正要对她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赛琳娜却突然像弹簧一样跳起来,扑倒了旁边一位离得太近的村民,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她张开嘴巴,狠狠向那人的脖子咬下去。

  “啊!”

  一声惨叫,那人的颈动脉被咬断了,赛琳娜咕嘟咕嘟贪婪地吞饮着喷涌的鲜血,仿佛那是无上的美味佳肴。

  村民们全都吓傻了,就连戴茜的哭喊声也卡在了喉咙里。

  事情发生得太快,谁都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就连修女们也是如此,她们见赛琳娜被踢得这么惨,都没有防备她竟然还能暴起伤人。

  凯瑟琳再次踢在赛琳娜的侧腹,把她踢飞出去,另外两个修女赶紧检查那人的伤势,可惜颈动脉破例的他已经没救了。

  ()

  偷香

章节目录

我的隐身战斗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皆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皆破并收藏我的隐身战斗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