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灵胥如愿看见了自己的爹娘。

  不过不是在姑苏,是在燕京,在皇宫,在御书房,在皇上的眼皮底下。

  见到自己亲爹的那一刹那,自己就像看见了九天飘下来的神仙一样,他爹什么时候都没有这个时候这么俊朗。

  欢脱跳跃旋转,在这一条甬道上一路狂奔,想要去拥抱亲爹。

  结果到了亲爹面前,一脚踢飞,“小王八蛋,自己私定终身?还染指了公主!你挺能耐啊,胆子挺大啊!等会老子腾出空来好好收拾你!”

  自己亲爹给了自己一脚,想去找娘安慰安慰,结果自己亲娘就像没看见自己一样,从身边施施然走过去,眼神都没给自己一个。

  ......燕展腾跟他夫人进了御书房,半天满脸笑意出来。

  “小兔崽子在京城好好待着吧。”

  “好好对曦和公主啊,老子跟你娘在姑苏等着抱孙子。”

  哈哈几声大笑,带着夫人高高兴兴回家了。

  就这么?把自己?留在这了?

  燕灵胥习惯性撇了撇嘴,就这么留在皇宫稀里糊涂当了驸马。

  陌府。

  楚风唇畔始终是挂着笑意,不知是习惯性还是真的笑容。无论什么时候,这个人都有哪一种周身不沾染半点烟火气的感觉,就像是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影响不了他一样。

  除了自己。

  陌镜鸾想了想,好像这个狗男人调戏自己的时候还像是个普通人一样。

  楚风经常出现在陌镜鸾出现的地方。

  从起床开始,这个人跟着自己一起坐马车去上朝,她进宫,他在马车里等着。

  回府以后,在院子里走走能看见他;去茅厕的路上能看见他;吃饭的时候他坐在自己旁边;晚上赏月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自己身侧说上一句“月色迷人,却不及镜儿之姿。”

  一开始陌镜鸾只是偶尔看看他,后来看得次数越来越多,最后只要看见他都会跟他小小的待那么一会。

  时间一长,对他也有些许的了解了。

  她知道他每天晨起必在园子里走上一圈,采些露水给房中的那盆花。

  她知道他喜欢看书尤好兵书。

  她知道他经常穿白色,稍有一点污色都会去换掉。

  她知道他讨厌吃蒜头,只要是沾染一点蒜汁的东西碰都不会碰。

  她知道......

  她好像知道的太多了。

  不过,好像知道这些事的感觉也不差。

  次日,陌镜鸾一大早去了园里,楚风不在。

  叫管家准备了一堆兵书自己拿着去了楚风房里,楚风不在。

  叫成衣铺子按照楚风的尺寸做了几件袍子,兴致勃勃拿着去给楚风,楚风不在。

  吃午饭的时候特意把有蒜的菜拿得离自己远些,侧头一看,楚风不在。

  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听下人说,连着好几天,天还没亮他就出去了,半夜才回来。

  那夜,陌镜鸾实在坐不住。便悄悄跟在楚风不远处一起出去。

  在街上拐了好几个弯,拐得她都怀疑楚风是不是发现自己了的时候,楚风停在了一间屋子前。

  轻叩门扉,应声而开。

  “你来了。”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娥娥红粉妆,芊芊出素手。

  离老远看到一个女人打开了门。

  她身着一身月白色织锦长裙,着这点点红梅,青丝随意披散,面似芙蓉,唇若点樱,眉眼如画,神色间欲语还羞。

  轻笑间拉着楚风的袖子,“快进来嘛。”

  楚风进了门,门随即关上。

  烛火摇曳,骤然熄灭。

  陌镜鸾有些恍惚。

  “哈哈哈......”自嘲的笑了笑。

  原来......夜会佳人,柔情似水。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怪不得他这几日都不见人影。

  所看非所想,所想非所得,所得非所愿,所愿非所看。

  这段时间是自己想多了,凭什么以为他对自己亲近些就成了喜欢自己。不过是一场空欢喜。

  好啊,这样最好。

  这几日算作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不过是大梦一场空,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身边一只手轻挽住自己,“回去吧。”。

  公孙邪一声叹息,“我不愿你难过。”

章节目录

凤舞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秦无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无尤并收藏凤舞长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