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五行令依旧静静地漂浮着,姜桓一把抓到手中。到了此刻,已经大概猜到了巨棺中人的身份,大五行天主,姜桓向着巨棺一拜。有了巨棺作参照,终于可以确定一个方向,姜桓向着迷蒙空间中看到的那一个方向急速飞去。

  大五行天界,天圣星。

  这里是整个天界的中心,金家和张家的大本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金家的少公子金虎要迎娶张家的千金张媛。整个大五行天,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都来了。街市上人头攒动,看热闹的人更多。

  酒馆里,客馆里人满为患。这几日街头巷尾议论最多就是这场联姻了。

  “金家和张家联姻,这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什么门当户对?我可听说,这张家小姐十年前可是跟人私奔过的?”

  “兄弟,小声点,谁不知道十年前那事现在是整个天界的禁忌,万一让金家的人听到了,就麻烦了。”

  “说来也是,如果那人还活着,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酒馆的角落里,此刻正坐着一个年轻人,一身黑色劲装,头上有一根独角,听着附近的谈话,望向窗外,“师尊,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青年正是蜃离,十年过去,赫然已经达到了天尊境。

  张媛坐在阁楼上,望着外面的天空,脑海里想起曾经的那个人,一阵失神,“十年了,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你到底去了哪里。”

  天圣星的中央传送阵,最近一直嗡鸣不断,大部分来祝贺的人都是通过传送阵到来的,而有能力使用传送阵的,都不是一般人,财力和实力缺一不可。

  姜桓默默地走出传送阵,面无表情,星主境的威压,让附近的守卫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恭敬地侍立在一旁。数天前姜桓突然从一处界壁裂缝走了回来。找人一打听,才知道自己竟然消失了十年了。而最近,天圣星上的一件大事引起了他强烈的兴趣。

  以张媛的性子,断不会就这样嫁到金家的,一定是受到了什么逼迫。想到这里突然萌生了一种邪恶的想法。于是通过一处处传送阵果然地前往天圣星。十年过去了,没有人会把当年被到处追杀的小修士跟如今的星主级强者联想到一起,一路都很顺利。

  “十年了,不知道兄弟们都怎么样了?还有昆仑仙山,还有自己的家人?”姜桓忽然想起,自己的孩子如今也该有十几年岁了,而自己竟然还没见过面。

  时辰到,婚典正式开始,这场面可远比姜桓当年大婚时的场面要大得多。

  “唉,可惜了,要是姜大师还在,那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突然一个丹师悻悻地道,丝毫不在意旁边怪异的目光,一般丹士都是比较偏激的,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有几个丹师附和了起来,纷纷点头,“可怜姜大师的天纵之资,可惜呀……”

  一声声号角响起,婚典正式开始,张媛身着盛装,在一干侍从的陪伴下,缓缓地走上台阶。金虎早已等在上面,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容,“你终究还是我的。”,

  张媛脸上现出一丝厌误,面无表情地走到金虎身边,这么多年来,她逃过,抗挣过,可是到头来一切都是徒劳,为了家族的利益,张媛内心苦笑。

  “婚典开始!”

  突然一个洪大的声音响起,传遍全城。

  “且慢,这场婚姻我不同意!”

  突然一个更大的声音,传遍全城。瞬间,天地失音,如同末日一样安静。

  “师尊!”蜃离大惊,霍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步来到天空。同一时间在这座巨城的不同地方,数道人影震惊地站起身子,看向婚典的方向。“哇哈哈…大哥,俺就知道你会出现的。”孟获竟然手握霸天,真正的霸天,腾地蹿上了高空。

  张媛不敢置信地看向远方,眼里瞬间充满了水雾,一个模糊的人影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真的是他,那个梦里无数次出现的过的身影……”

  “你没死!”金虎大怒,“好,很好,你还敢找上门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呀?快走呀,不要管我?”张媛突然反应了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姜桓出现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姜桓!大五行令!

  很快,人们都反应了过来,齐唰唰地看向了姜桓。若不是在金家的地盘上,估计早都一窝蜂般地冲了上去。同时有一股不太和谐的声音响起:“是姜大师,真的是姜大师,姜大师万岁……姜大师,我们支持你……”

  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姜桓看着张媛,微微一笑:“我带你走!”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本来充满担心的张媛瞬间安定了下了,这是一种莫名信任,张媛坚定地点了点头。姜桓瞬间出现在张媛的身边,拉着张媛的手,就要往回走去。

  “荒唐!”一声怒吼,一只金色的大手向着姜桓突然抓来。姜桓淡淡一笑,一拳轰出,大手瞬间解体消散。在周围惊愕的目光中,姜桓拉着张媛,瞬间远去。

  抢婚了,抢金家的婚了。全场哗然,全城瞬间沸腾。有愤怒的,有讥笑的,有看热闹的……

  作为娘家人的张家也都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竟然有人敢公然来金家抢婚。而这个人他们私下里悄悄寻找了十年,也就是当年跟张媛约定的十年,十年之内若姜桓不出现,她就嫁人,不再逃婚了。

  战船嗡鸣,划开虚空,一路前行。张媛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姜桓,傻傻地笑着。姜桓看着张媛,“又要逃亡了,你害怕吗?”

  “又不是没逃过。”张媛傻笑一声。

  “有件事情我没告诉你,其实我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儿子…额…也有可能是女儿。”姜桓想起远方的敖月。

  “我不在乎!”张媛想都没想,然后突然看向姜桓:“儿子…女儿…你都不知道,太不称职了吧?”

  此刻,在姜桓的后方,无数战船蜂涌而来。借着这次的大婚,整个五行天界的顶级战力几乎都在,姜桓似乎正撞在了枪口上,一时间群雄逐鹿。

  金家还发出了五行通辑令,给出重赏,凡拿住姜桓的,死活不论,赏一个活星球。大无行令吸引了众多星主,而星球的奖赏则调动了大部分充满野心的天尊境修士。

  蜃离、孟获和另外几人就分别混迹于这群跟着追杀姜桓的亡命之徒中。

  姜桓从容不迫,并没有把船速提到最高。这场追逐若不让这些人付出些代价,恐怕会永无止息。第一批追上来的人被姜桓,瞬间打爆了船体,哭嚎着逃开。

  然后第二批,有了第一批的经验教训之后,一旦追上,直接抢先出手。然而,他们严重低估了姜桓现在的实力,早已经跟十年前被追杀时不一样了。直到连续灭了几批以后,人们才陆续反应过来,姜桓的修为又提高了。

  十年前曾经跟姜桓交过手的人,一个个内心震憾,短短十年,没想到姜桓竟然成长得这么快。以姜桓现在的气势,即便在整个星主的队伍里,也属于较强的那一种。

  “一定是大五行令的作用。”于是人们对大五行令更加热衷,对姜桓的追逐,并没有因为姜桓所表现出来的强大修为而放弃。

  就这样一路追杀,一路征战,一直到了一个开阔的星空地带。姜桓索性停了下来,淡淡地看着后方追来的大军,一个人镇住了整场的人,竟无人敢率先上前去。

  正如姜桓曾经说地的,这令牌在五行天主手里的时候,谁敢去抢?因为天主够强。同样当自己足够强的的时候,一样可以用实力去捍卫自己的东西。

  姜桓眼中红芒闪烁,滔天的杀气弥漫了整个星空,群雄逐鹿竟被鹿所慑。忽然后方的战船群一阵大乱,很多战船发了疯一样地相互乱撞,很快便到处漂浮着一艘艘的战船残骸 。蜃离背负双手,站在自己的战船上,所过之处,蜃境弥漫。

  “师尊!”蜃离径直来到了姜桓的跟前。

  “离儿!”姜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蜃离,尤其让他高兴的是,蜃离竟然已经达到天尊境了,这要是在结界内,也算是大修士了。

  “哇哈哈,大哥,还有俺们……”孟获说着,铁棒横扫,天主级的神兵,谁能相抗,虽然在孟获的手里暂时还发挥不了天主级的威力,但那种威势却足以横扫群雄。

  “姜大哥,别来无恙!”又几个年轻人,来到了面前。

  姜桓很高兴,这些兄弟们竟然都达到了天尊境,照这样的下去,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有希望了。张媛好奇地看着几人,问姜桓道:“这些都是跟你一起出来的吗?”

  孟获看着张媛,突然问姜桓道:“大哥,你这次玩得有点大呀,竟然还抢亲,你说这事我回去能跟敖月嫂子讲吗?”

  姜桓一瞪眼,“别以为你是天尊了,我就揍不了你了。”

  众人哈哈大笑。

  “走,去乱星海!”姜桓一挥手,战船破空而去,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却再也不敢去追了。

章节目录

元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蛮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蛮公并收藏元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