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此噩耗,于武多同必不好受。武维义便赶紧是上前一步,搭住武多同的胳膊,并与他宽慰言道:

  “二殿下!如今国主和天玑夫人尽皆已是不在,二殿下还请节哀……想他二人若在天有灵,也会希望二殿下能够尽早振作起来!莫要辜负他们对您的一片期盼!”

  武多同听到武维义说的话,虽知确实如此,但依旧是心如刀绞。不禁单膝跪地,双手紧拽,并喃喃自言道:

  “摩雅邪!……我武多同若不能报得此仇,我誓不为人!”

  此时,杜宇则在一旁又是急问道:

  “戌将军,不知城内还有什么消息?”

  戌僰闻得杜宇声音,立即是侧身过去躬身回道:

  “禀公主,据城中传言,说如今夜郎乃由摩雅邪和武部的宗主一起掌事摄政。本欲计划兴兵讨伐僰族,却是被兰公子等人给拦了下来,如今只准备派人前去装模作样的问责一番。而摩雅邪似乎也无暇分顾其他,只是在城内四处搜捕贼人,想必是要趁此机会,继续引乍部士卒入城以求掌控住柯洛倮姆……因此,我等逃出之后,后方追兵也并不甚急。既如此,我们如今亦可在此稍作停留,待网罗收拾了残部,再另行商议不迟!”

  杜宇闻得此言,不禁是眉头紧蹙,不无担忧的说道:

  “虽是有他二人共同摄政,但只怕论谁也没有他摩雅邪准备得这般充足。这时间一久,只怕……!”

  此时,武哲多亦是被外头的喧闹声给吵醒了过来。听得父王和母后双亡,竟然也不哭不闹,只坐在那里痴痴地发呆。

  武多同回首望见,知哲多他如今虽是不动声色,但此事对他的打击却是远甚于他的。武多同强打起精神,来到了武哲多的面前,正欲开口,却听武哲多是突然抬头与他言道:

  “王兄!你准备何日报仇?!”

  武多同闻言不由先是一愣,而后又不无愤怒的言道:

  “此言弟自不必再说……此仇不报!王兄枉为生人!……王兄当然要那摩雅邪血债血偿!”

  武哲多此时,虽是强压着自己的悲愤。但终究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心绪,嘴上虽是无话,但依旧是从眼角处流淌下两道泪痕。

  武多同怜惜其弟,本想上前抱慰。但谁知,武哲多却又强扭过身子,狠狠的擦拭眼泪,便不再理会于他。显然,他们兄弟二人如今虽是同仇敌忾,但依然还是隔阂极深。

  武维义此时心中依旧甚是挂念墨翟的安危,于是对戌僰问道:

  “戌将军,你在城里可曾打听到墨弟的消息?”

  此时,戌僰尚不知驿馆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不禁奇道:

  “啊?!墨弟他难道没跟你们在一起吗?”

  杜宇本想再问是否有仰阿莎的消息,但闻此言,转念一想,知道问了也是徒劳,便没有说出口来。而武维义当即又将墨翟和仰阿莎二人失踪的事情与戌僰详说了一番,戌僰自也是知道墨翟身上这噬心蛊的凶险,但也只得是摇头回道:

  “城内如今正在大肆搜捕,但并未听闻有抓到什么人……兴许他们现在已经出得城外,只是不知道是从那个方位逃走的,故而失了音信。既然城中无有消息,那便是最好的消息。武先生大可不必过于忧心。”

  武维义听罢,又独自望向柯洛倮姆,不禁哀叹一声言道:

  “嗯……但愿如此吧……”

  武多同此刻已收拾起了悲情,又拭去了眼角的泪痕,站起身并扭过头来甚是坚毅的问道:

  “戌将军,请问现在城中局势究竟如何?我料那摩雅邪立足未稳,必然是不能服众的!”

  戌僰听得此问,不禁一愣,见是武多同言及,便立即回道:

  “二殿下所料倒也不差!柯洛倮姆如今算是彻底乱了,虽有摩雅邪领着乍、默部坐镇,强行弹压着,但终究不能服人,更是闹得城内国人皆是人心惶惶。加之如今城内安防亦是焦头烂额,流寇四起,想必摩雅邪那厮也已是无暇分顾其他了。”

  武多同听罢,便是点头言道:

  “嗯……那此地便算是暂且安全了。既如此,我等也该想一想究竟该何去何从了!”

  于是,武维义、杜宇和戌僰便一起是探入了洞内,四人一起端坐下来,并是询问言道:

  “那……二殿下如今可有打算?”

  武多同先是深思了一番,又低首言道:

  “此前,小王本不愿是以家中丑事示于旁人。若得各方诸侯收留,虽可苟且性命,但也会坏了父王之名誉,此非多同所愿。所以这些年来,虽是各处游走,但从不入别部的城邑。然而如今父王已丧,夜郎金仗又执于小王手中,再入他部便可无所顾虑。布部酋豪乃是小王叔舅,而布部又为父王建国之根基,当年若非有布部和糯部作为起据,父王亦不可能打下这偌大的夜郎。小王如今思前想后,也唯有此地可于我等立足。”

  武维义闻言,待其思量了一阵过后,随后又是言道:

  “二殿下所言不无道理,恒部的且兰距离柯洛倮姆太近,一时间只怕难以抵挡乍、默二部的侵袭。朱提关虽远,但毕竟地处于四争之地。且弹丸之地,若是朱天这厮策动起南北夹击之势,岂不危险?而僰人尚且自顾不暇,去了只会徒生麻烦。滇城虽山高路远,但是若要想东山再起,似乎也只有这一条去路可行。”

  然而此时,戌僰却亦是不无担忧的说道:

  “那摩雅邪既然未曾寻得二殿下,便亦是能料想得到我等此间的盘算。说不定前往布部的路径之上,早已是布满了重兵,此途绝非容易轻巧,我们须得准备妥当才行!不过,既然如今敌明我暗,那么只要我等如今不擅自挪动,那摩雅邪终究是拿我们没办法的!不如暂且以静制动,姑且于此是待上一段时日再走不迟!”

  武维义站起身来,双手别于身后,并于洞内是来回踱步:

  “不错,那我们这几日便暂且先于此地潜伏下来……这样,我们暂且分居于三处,待一日之后再行汇合,武某也好趁此机会再找一找墨弟他们的下落。”

  “也好,既如此,多同也正好寻一处高台,观望一番城内是否还有别的变故……但愿兰公子他们能够安然无恙。”

  武多同一言说罢,便算是议定。当下武维义和杜宇一拨,武多同武哲多兄弟一起,戌僰和白乙一块行动,六人分成三组,四下分开,各自都去寻找墨翟和仰阿莎的下落。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武多同亦是与众人一再叮嘱,千万不可擅入沼泽,更不能过于靠近城池。

  而武维义和杜宇一路往北搜寻,一路之上,不时的还做了些记号,希望墨翟他们若是路过,便能够看到。两人并排而行,但见武维义依旧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杜宇很少见武维义如此忧心,便是开口劝慰道:

  “武郎,戌将军既然说墨翟没有在城内被抓,那么理应无事,他们也许就与我们一样,就藏在城外的什么地方。如今没有消息,便可算得是最好的消息了。”

  武维义仰天长叹一声,又甚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嗯……墨弟他要是清醒着的,武郎倒是不如何担心。实在是他如今身中蛊毒,若不能及时解救,只怕是……”

  “武郎不必胡思乱想,他身边有阿莎在,阿莎虽然顽劣,但亦熟识各式蛊毒。更何况,此蛊又是本为她所施,只要墨翟能够清醒过来,缓解墨弟身上蛊毒,怕也不会太难的。

  虽听得杜宇如此说,但武维义依旧是心急如焚,他忽而停下脚步,与杜宇言道:

  “宇儿……我……”

  武维义一时语塞,原来是本想说他要回城再去寻一番墨翟。但转念一想,也知道此举确是极为不妥。

  太过冒险自不必说,何况眼下就算是能入得城中寻得了墨翟的下落,面对重重阻拦,又如何能救得他们出来?而且如今有宇儿在此,更不会让他如此胡来。于是,只得又是垂下头,并是叹息道:

  “哎……罢了!或许是武郎有些异想天开了……”

  杜宇知道武维义心中所想,回身轻轻揉捏住了他的手掌,并是柔声道:

  “武郎还是莫要再徒增思虑了,墨翟和阿莎都不会有事的……”

  武维义微微一笑,两人十指相扣,行走在森林中,脚下发出踩在枯叶的沙沙声,偷着那么一丝蜜境柔情。

  :。:

章节目录

武氏春秋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羲和晨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羲和晨昊并收藏武氏春秋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