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西,百味楼。

  萧玉寒四仰八叉斜靠在椅子上,看段灏然与董福做账本。这几天忙着酒楼开张,许多银子支出去都还没有得及记账,今日他俩对一对账,把该记的账目记上。叶筱妍说了,记账很重要,而且还教了他们阿拉伯数字,告诉他们以后记数字就用这种写法。阿拉伯是什么鬼?萧玉寒撇嘴。他觉得这种所谓的数字,更像是一种暗号,他们玄王府的暗号。

  叶筱妍在玄王府立规矩时,就已经开始在府内推广使用阿拉伯数字,府内记账、记数都是这么写的。董福经营芝麻油,也是这样记账的。现在轮到段灏然了,不久的将来,他和叶筱妍合伙的生意,数字全都是这么写。

  萧玉寒有些无聊,左等右等不见南宫幽和叶筱妍来,喝茶喝得他都想吐了,原因是,段灏琪也在,她在练习煮茶。她见幽哥哥、徐姐姐煮茶姿态很优美,这间“办公室”里放置了专门煮茶的茶台和茶具,于是她爱上煮茶。左一杯、右一杯,哥哥和董掌柜忙着,没空喝茶,她就全灌给寒哥哥喝了。

  萧玉寒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段灏琪,突然想到个问题,问道:“灏琪,我发现你不搭理叶筱妍,就算她做你爱吃的、送你东西,你也是谢南宫幽,不谢她。你是不是不喜欢她啊?”

  “没有啊。”段灏琪翘着兰花指练习煮茶的姿态。

  “那你为什么不理她?”

  “我没有不理她啊。”段灏琪依然没抬头。

  “你撒谎。”萧玉寒很肯定的说:“你一定是吃叶筱妍的醋,恨她抢了你的幽哥哥。”

  段灏琪停下手上动作,低头不说话。

  “我说对了吧?”萧玉寒语带揶揄。

  “其实也不是,”段灏琪像是小女孩吐出大人般的语气说道:“我小时候是想嫁给幽哥哥,不过长大后我知道幽哥哥已经定亲了,有未过门的妻子。我想象中幽哥哥的妻子是位很温柔的美人,可是我第一次见到玄王妃,就看见她跟人打架。玄王妃实在太凶了,我有点怕她。”

  萧玉寒没想到,段灏琪不搭理叶筱妍,居然是因为怕她,顿时哈哈大笑,说道:“你是怕她知道你喜欢南宫幽,想嫁给他,怕她打你?”

  “我没有!”段灏然急忙辩道:“我没有想要嫁给他。”

  “那你为什么怕她?”

  “那次在广聚楼,我不知道她是幽哥哥的妻子,我还敬佩她是女中豪杰来着。后来在我们酒楼门前遇到,第一次跟她说话,她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就觉得她不喜欢我。”

  “她怎么对你不冷不热了?”萧玉寒想不起来当时叶筱妍对段灏琪说过什么。

  “我说她的头巾发式好看,叫她教我,她对我不冷不热,说叫我去找幽哥哥。我听出来了,她不喜欢我。”

  萧玉寒回想了一下那天的事情,好像那时候叶筱妍的确是在吃段灏琪的醋。

  唉,这女人的小心眼啊!

  萧玉寒想了想,说道:“叶筱妍虽然已经成亲,但其实她年纪比你小。你那天还问南宫幽,弹琴你跟她比,谁弹的好,当时南宫幽说你弹的比她好。你有没有想过,她是南宫幽的妻子,南宫幽第一个该偏袒的应该是她,但南宫幽却偏袒了你。假如你哥哥偏袒别人,不偏袒你,你会怎么想?”

  段灏琪抿着嘴不说话,那天她就是故意的,她想看看幽哥哥到底会偏袒谁。

  萧玉寒接着说道:“叶筱妍比你懂事,后来她知道不该跟南宫幽的妹妹计较,之后不就对你好了吗?你说要吃沸腾鱼、椒香排骨,我一跟她说,她马上就命人去做了。你脚疼走不了路,一到玄王府,她马上就命人给你推来轮椅。你知不知道,那个轮椅是她专门为南宫幽做的,耗费了她多少精力、多少心血!你在哪家见过这样的轮椅,这个世上就独此一个!她都舍得送你。虽说南宫幽也用不到那个轮椅了,但那是他们感情的见证!你现在见到的是活蹦乱跳的南宫幽,可是你知不知道,在南宫幽瘫痪在床的时候,叶筱妍是怎么殚精竭力照顾他的!”萧玉寒越说越来劲,一副扼腕叹息的姿态。

  他接着说道:“要说温柔的妻子,这世上恐怕没有比她更温柔的妻子了!她不仅温柔,还很大度,满腹才华,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如果你好好跟她相处,你会发现她是个很有趣的人,总是能给人带来快乐。”

  “寒哥哥”,段灏琪突然打断萧玉寒的话,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你是不是也喜欢玄王妃?”

  萧玉寒的心脏跳了一下,急忙说道:“不要乱说,我不喜欢她。”

  “不喜欢她,你为什么替她说那么多好话?”

  萧玉寒咬了咬嘴唇,说道:“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我们是好友,好友!你懂吗?”

  段灏琪一副我看出来了的狡黠表情,摇头故意说道:“不懂。”

  萧玉寒眼睛一扫,指着段灏然说道:“我跟你哥哥一样,我们跟叶筱妍都是好友,好友!你懂吗?”

  段灏琪还是那副表情:“不懂。”

  萧玉寒气结,觉得跟这小女孩说不清,一挥手道:“算了算了,反正我言尽于此,你以后要是不能跟叶筱妍好好相处,南宫幽早晚不理你,跟你绝交。”

  其实段灏琪一开始就听懂了,她只是见寒哥哥说得那么卖力,不忍心打断他。但是后来越听越不对劲,她发觉寒哥哥好像也喜欢玄王妃,赶紧出声制止,并故意那么问他。她觉得寒哥哥出门不带脑子,董掌柜还在这里呢。要是被董掌柜听出他的心思,回头告诉幽哥哥。那么幽哥哥就不是和她绝交,是和他绝交了。

  实际上段灏琪不是长不大,而是她不愿意长大。很多道理她都懂,但是她装作不懂。能被众人捧在手心里宠的日子越来越短了,她想留住这些日子。等到有一天,她也像叶筱妍那样嫁做人妻,她也要去忍受丈夫那个她不喜欢的妹妹,还要去讨好她,想一想,她就觉得自己好可怜,叶筱妍好可怜。

  段灏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想着谁人也猜不到她会想的心事。。

  萧玉寒以为她是在为南宫幽可能会不理她而伤心,想劝几句,想想又觉得算了。刚才段灏琪问他是不是也喜欢叶筱妍,他心里一跳,忽然有点心虚。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叶筱妍。如果是,那就糟了。他不能喜欢,坚决不能喜欢。萧玉寒默默在心里下了个“禁制”。

章节目录

妃要出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拾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桑并收藏妃要出位最新章节